对窗的死帅哥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拥挤逼仄的现代都市,某些方面压缩了贫富距离。

城西次中心地段,地价相差整整一个数位的两幢大楼,面对而立,最近的两扇窗户间相隔不到一米五。

卓远住东边老破小,姚瑶跟她妈住西边大平层。不拉窗帘的时候,彼此能把对方房间里发生的事看得一清二楚。

尤其卓远视力15,有次坐在书桌前一抬头,对躺床上玩手机的姚瑶说:“喂,你头上右边,墙壁上趴着一只大蜘蛛。”

吓得姚瑶差点直接从窗户蹦进他房间里。

过去也有很多尴尬时刻发生,尤其在两性懵懂的青春期。姚瑶有几次胸罩穿到一半想起忘了拉窗帘,一转头发现卓远眼神不经意从她胸前两颗蚊子包上扫过。

确实是不小心的一扫而过,所以面不改色波澜不惊。而姚瑶傻在那里,脑袋里一朵烟花炸开,脸能红上三天不褪色。

那时候姚章琴不止一次提过让女儿换房间。姚瑶坚决不换,说不想夏天晒大太阳。

其实她是心里憋着一股幼稚的轴劲儿,不愿意在卓远面前露怯,显得被他看个一两次,自己就有多心慌,多小鹿乱撞似的。

那时她才十六岁。因为老爸的出轨而受刺激病休了半年,姚章琴为了让她换个环境,带她转学到城西,搬家到这里。

卓远是城西a中的校草,发现他住自己对面时,姚瑶少女心里的小鹿确实乱撞了一阵。

不过她现在已经二十七,哪怕是只金刚不坏的小鹿也早撞死了。

她只是有时候看不惯卓远那股闷骚的拽劲儿,always一股八风不动,斑斑青竹的气质,仿佛没人能被他放在眼里心上,光站那儿就比他矮半头似的。

——顺便一提姚章琴恐高,买的是二楼,地势上说她家确实比卓远家要矮那么一丢丢。

最讨厌卓远的那几年,姚瑶曾声嘶力竭地指着他鼻子骂:“你一个住的整间房子价格加起来比不上我家厕所的死穷人,有什么资格看见我跟没看见似的呀!”

那时他也没跟她吵,窗户一关窗帘一拉,随便这个醉鬼去发疯。

后来姚瑶长大一些,经历了一点事情,才知道他确实有资格。

十几岁就开始一个人生活的男孩,没家境没背景在艺术行业发展,不到三十岁就混成了人脉宽广,说话极有分量的策展人,还在着名杂志上有自己的专栏。

以他现在的收入水平,换成市中心顶层复式也没什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首页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我那个没长嘴的丈夫 绘春不知寒 诡案女仵作 耳朵 不负星光 真相重构 反派团宠是崽崽 柒柒赐食酒 万古最强神婿 回到七零养崽崽 攻主殿下(双性攻) 初为人夫 玻璃城_殊娓【完结】 正经咖啡店(1v1h) 妖女榨汁 兵王奶爸在都市 循规蹈矩(女出轨 1V2) 黑皮大奶将军征战四方 爬床 奴隶拍卖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