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9节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傅云峥只是很平静地告诉他:“余鹤,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。”

傅云峥对余鹤的纵容令余鹤产生一种错觉,好像他在傅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。

然而疏不间亲,他和傅云峥才认识一天,黎静却在傅宅工作了十几年,余鹤不会对傅云峥讲黎静口中用来压他的规矩。

饭桌上新添的三道菜都非常好吃,余鹤连吃两碗米饭。他吃相极优雅,筷子从红艳艳的辣汤中一点,就能准确地夹出藏在红油下面的小嫩油菜。

油菜又绿又翠,余鹤张口一含,即便掩唇慢慢咀嚼,傅云峥也能听到嚼油菜的声音。

咔哧咔哧,咔哧咔哧。

像只小兔子。

见余鹤吃的香,傅云峥不由也多吃了半碗饭。

辣菜却是一口未动。

吃完饭后最易犯困,也到了傅云峥午休的时间,余鹤同傅云峥一齐上楼,傅云峥瞧出余鹤困,承诺道:“回屋睡吧,以后没人会敲你门了。”

余鹤打了个哈欠,眼睛湿漉漉的,心中感动极了。

他从没见过傅云峥这么体恤下属的老板!

黎静给余鹤穿小鞋,都不用他自己解释,傅云峥便明察秋毫、洞若观火,不消等余鹤硬着头皮说,率先就把问题解决了。

余鹤半蹲下来,平视着傅云峥,诚心实意道:“老板,你真是好人。”

傅云峥轩然一笑。

傅云峥容貌俊朗,因沾着些病气,唇色紫白,冷着脸时略显阴郁,笑起来却如春雪初霁,风月澄明。

他对余鹤说:“让你养足精神,是怕你找借口消极怠工,这是好人吗?”

消极怠工,余鹤的‘工’是什么,他二人心知肚明。

余鹤回想起昨夜的云雨,心中一痒,调情的话张口就来:“很乐意为您效劳。”

傅云峥眼含笑意,面上云淡风轻,手指却不自觉地勾住毯子上的流苏:“不急,有你效劳的时候。”

二人在走廊分开,余鹤回到自己房间后,拉上窗帘到头便睡。

再醒来时,卧室里彻底黑下来,余鹤听见走廊里有什么东西拖过的声音。

是餐车吗?

他都睡到晚饭时间了?

余鹤摸出手机,二十一点。

说是晚饭时间有点晚,说是夜宵时间有点早。

那门外是什么在响。

余鹤推开房门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