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40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“在这儿等着呢?”余鹤后退两步:“一边说我陪傅云峥丢脸,觉得他对我好是逢场作戏,一边又劝我过问他公司的事情,多捞些‘实在货’。跨海公路都没你跨度大,把你横那直接就能通车了。”

张婉站在余鹤身后,呵斥道:“余鹤!”

余世泉并不生气,冷静到近乎漠然:“傅云峥手指缝漏下的那点工程,就够养活几十个公司。你随便帮人牵个头,好处费就这个数,”他伸出手指比了个五:“成了另算两分利。”

傅云峥有多难结识余世泉清清楚楚,余鹤要是愿意帮他牵桥搭线,那余家就能扯着傅氏的大旗更上一层楼。

这份诱惑太大了。

谁能想到余鹤这一枚弃子居然能得了傅云峥的青眼,这孩子打小就好看,余世泉原以为男人长的漂亮没有用,如今看来是他迂腐了。

余世泉苦口婆心,一副全然替余鹤考虑的样子:“你帮余家就是帮自己,余家养了你十九年,要不是你太过执拗没办法和清砚相处,谁会赶你走?我和你妈带你不薄,你这几年吃喝玩乐扔出去多少钱?换个狠心的人家不得让你把这些还回来?你没过过穷日子,不知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这白捡钱的机会不把握住,等傅云峥腻了你还有什么?”

“你爸爸也是为你好,”张婉挽着余鹤的手臂,温言道:“你就听爸爸的,他会害你吗?”

张婉身上浓郁的香水味和房间内原有的味道混合在一起,形成一种诡异味道,刺激着余鹤敏感的嗅觉,余鹤晕车似的一阵阵泛着恶心。

香水太刺鼻了。

余鹤从小嗅觉灵敏,很不喜欢香水味,他说过无数次,可张婉从来不记得,或者记得也无所谓,张婉认为这是余鹤可以克服的困难。

这一刻,余鹤忽然无比想念傅云峥。

他只是在不经意间偶然对提过一嘴,傅云峥就让帮佣撤掉整个庄园的香薰。

从那天起,所有昂贵香薰盘中放的都切成碎末的白色香皂。

那是余鹤唯一喜欢的香味。

其实重视和不重视真的很明显,余鹤从前没被人重视过,才觉得父母亲情于他而言很重要。

直到遇见傅云峥,余鹤才发现,原来真的在乎他的人从不会要求他去克服什么,而是会为了他去改变。

余鹤一句话也不想再说,彻底失望,他抽出手臂快步走到门口,屏住呼吸,吐出两个字。

“账单。”余鹤转身凝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