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74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余鹤说:“就是晕针啊。”

余清砚一阵无语:“你晕针报什么针灸学?”

余鹤坐回床上,很不高兴地说:“人就是要战胜自己,克服恐惧嘛,这样才能进步。”

余清砚瞪大了眼睛,简直不相信这种积极向上的言论是余鹤能说出来的,他真后悔没及时拿手机录下来。

自从正月十六那天分开,余鹤和余清砚已经一个月没见面,余清砚好像瘦了一点,看起来有些憔悴。

余鹤抿了下嘴唇,说:“你回去上课吧,我没事了。”

余清砚叹了口气:“我们今天上午就早八一节课,现在都九点了,回去该也下课了,我陪你待会儿吧。”

正好余鹤有点饿了,他往诊疗室门外走:“那你请我去食堂吃饭,我一卡通还没充钱呢。”

余清砚直接把余鹤带到了奉大的留学生食堂,这里菜品种类繁多,是单人单分的小炒,余鹤点了份蛋包饭,拿一次性塑料勺舀着吃,余清砚没什么胃口,面前放着一碗馄饨,但没动。

余鹤吃到一半抬眼看余清砚:“你怎么不吃饭?”

余清砚搅了搅馄饨汤:“我早上吃了。”

余鹤把余清砚的碗抻过来:“那我吃,帮我盛点辣椒油来。”

“傅总不给你饭吃吗?”余清砚站起身端了辣椒油回来:“这会儿吃这么多,中午还吃不吃?”

雪白的馄饨在鲜红油亮辣椒油里一滚,余鹤一口吞掉,心满意足地咽下去:“他家做饭不放味精,但我就爱吃垃圾食品啊,我还想吃个炸鸡腿。”

余清砚无奈,又站起来给余鹤去买炸鸡腿。

吃了一份蛋包饭,一碗馄饨,余鹤撑的犯困,炸鸡腿吃不动了,打包回去拎在手里中午吃。

上学第一天因昏迷而旷课,余鹤沮丧拿回到家里。

这是一套七层到顶的洋房,一梯两户,离奉大很近,步行10分钟就能看到学校大门。

余鹤家在7楼东室。

钥匙打开门,余鹤看见了傅云峥。

余鹤很高兴:“你没回云苏?”

傅云峥脸上诧异不比余鹤浅:“你上午不是满课吗?”

见到傅云峥的欣喜消失了一般,余鹤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可乐,郁猝地向傅云峥讲述自己晕针的经历。

傅云峥倒没想到余鹤晕针晕的这样厉害,听过后沉思片刻,给出了解决方案:“要不你换个专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