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87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绝美。

吃完肉饼,余鹤意犹未尽:“下回帮我买两个。”

王广斌猝然大惊:“两个?你能吃两个?我也就吃两个。”

“我能吃。”余鹤喝了口豆浆:“这烙饼的油里绝对掺猪油了,要不不能这么香,太好吃了。”

梁冉和王广斌对视一眼。

梁冉:“我这儿还有个茶叶蛋你吃吗?”

余鹤一点不客气,伸手把梁冉桌面上的茶叶蛋拿走了。

其实纯按年龄算,余鹤比梁冉、王广斌还大。

梁冉出生月份在夏天,比余鹤小半年,王广斌十九岁生日刚过。

可跟余鹤混在一起,他们都不自觉地把余鹤当弟弟,好像他们要不多看顾些,余鹤就会跟学院里熬废的药渣一起被人论斤收走卖了。

吃完早饭,余鹤坐在座位上放空了一会儿,睡着了。

他的睡姿很简陋,脸直接贴在课桌上,眉间微蹙,双手抄在羽绒服袖口里捂着肚子。

梁冉极为无奈地看了眼余鹤,小声跟王广斌说:“他是不是肚子疼啊,你看他。”

王广斌切脉看病是家学,从小会识字就跟着爷爷给老乡看病,见过的病例不比正经三甲医院的大夫少。

医学之上,梁冉天赋再好也比不上王广斌这十几年的实践经验,所以瞧出来余鹤好像不舒服,下意识先找王广斌给看看。

王广斌观察了一会儿,因为余鹤手抄在袖口里,没法给他把脉,望闻问切只能先使出个‘望’字来,望不出所以然,王广斌又侧耳听余鹤呼吸,听着是有些重有些急。

“是不是吃的太急呛风了?”王广斌下出论断。

梁冉:“王大夫二十年看诊经历就看出个这?”

王广斌耸耸肩:“食之油腻鲜肥之物过急,致使邪寒入侵,梗滞于胃,不通则痛,这样说能行吗?”

梁冉轻笑一声:“早上顶着风骑车过来,狼吞虎咽吞了张肉饼,能不邪寒克胃吗?你说咱们专业也能有学生吃早饭把自己吃胃疼了,也可真是新鲜。”

余鹤迷迷糊糊哼唧了一声,否认道:“跟吃肉饼没关系,明天我还吃肉饼。”

王广斌靠坐在椅子上,故意冷声道:“梁主任,这病人不遵医嘱啊。”

梁冉也抱手靠坐,语气严肃:“不用管,明天直接给他带清粥。”

余鹤皱眉:“别清粥啊兄弟,明天我早点来,上楼不跑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