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126节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缺氧使余鹤眩晕,眼前慢慢变得模糊,直到一片漆黑,就在他以为自己快死了的时候,脖子上的那双手又松开了,他下意识仰起脖颈,大口大口呼吸。

可裘洋的手却覆在了余鹤口鼻间,像按住砧板上的鱼,冷眼看余鹤在他手下挣扎。

裘洋欣赏着余鹤绝望的表情。

当余鹤的挣动逐渐变缓时,裘洋又松开手——

又掐紧——

松开,掐紧,松开,掐紧。

反复几次过后,裘洋只要一抬手,余鹤就下意识颤抖。

裘洋很满意地笑了起来:“人果然都是贱皮子,我对你客客气气你不珍惜,现在学乖了?”

余鹤抬眸看向裘洋,他额头全是汗,发梢粘在额角,眼尾一片嫣红,脸色却是惨白,眼眸里全是生理性的眼泪,脆弱得如同一朵被雨雪摧折、挂着霜痕的花。

“我”长时间被掐住脖颈,余鹤的声带受到了损伤,声音极哑极轻。

裘洋俯身去听。

余鹤哑声说:“我从小就被我爸按着打,从有记忆开始,到十四岁。”

裘洋皱了皱眉,一时间不明白余鹤为什么说起这个。

很快,他就明白了。

裘洋瞳孔缩紧,耳侧突如其来的风声在向他示警。

危险!

然而余鹤速度很快,电光火石之间裘洋来不及躲开。

余鹤右手握着台灯,猛地挥向裘洋的脑袋,毫不留情地砸在裘洋太阳穴上。

裘洋脸上的诧异还没完全展开就化为了震惊,继而转化成痛苦。

余鹤抬腿将裘洋从自己身上蹬下去,反身将裘洋压在身下,甩手抽在裘洋脸上,把裘洋给他那一巴掌还了回去。

裘洋还要挣扎,余鹤拽着他的头发往地上一磕,发出咚的一声闷响。

这下力气很大,裘洋立刻被磕懵了。

余鹤用被子把裘洋蒙起来,举起台灯就砸,哑声吼道:“老子挨了十年打都没有学乖,你他妈这两下算个屁。”

几下砸下去,仅存理智告诉余鹤不能再砸了,他不能把裘洋弄死在这儿,厕所里还有个叫白沐的小孩等着他救。

可现在余鹤完全顾不得那些了。

窒息几番濒死,在无限接近于死亡的威胁下,一直压抑在体内的躁狂完全被激发出来。

他此刻情绪高涨,精力充沛,仿佛注射了强效兴奋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