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145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因为柔软看,所以更容易受伤,只能用冷漠包裹自己,伪装成一棵树。

没人再比余鹤更清楚容金的想法了,他也曾经差点无尽的深渊,是傅云峥给他带了出来。

余鹤没什么犹豫,他接过琴,接受了容金的善意,答应道:“好。”

容金第一次露出明显的笑容:“制作这把琴的木料经历过山火,现在还能看到些许焦痕,但它的声音真的很独特。”

容金很喜欢这把琴,但因为琴面显眼的瑕疵,一直没有人肯买。

对于乐器来说,演奏是最好的保养,如果琴总是挂着摆着,渐渐就会失去灵魂,为了把它卖出去,老板把价格降了一次又一次。

但来稀音琴行买琴的人都不缺钱。

因为它便宜,很多人反而认为它更不好。

其实这把琴很好的。

这么好的琴、这么好听的声音,如果听不到了,多可惜呀。

“难怪叫做涅槃,”余鹤的手指拂过琴面上的焦痕:“我觉得很好,人生哪有十全十美,白玉尚有微瑕,古代不是也有把名琴叫做‘焦尾’吗?”

见余鹤不嫌弃这把琴,容金仿佛寻到了知音,眼神一下子明亮起来,努力推荐这把琴:“它还很便宜。”

余鹤叹了口气:“闻破于火烈之声,始知其为良木。它值得更好的价钱,开票吧。”

容金死寂的心轻轻颤动,不由抬眸看向余鹤。

付款时,余鹤见到了稀音琴行的老板,是一位看不出年龄的姐姐。

那位姐姐穿着纱织的白色禅服,一根乌木发簪挽起长发,脸上是与一身素雅相反的艳丽妆容。

女老板见到余鹤和容金相谈甚欢,进门几分钟就买了一把难卖的琴,不仅没有表现出开心,反而很警惕地看着余鹤,又看看容金,生怕余鹤随便买琴讨容金欢心的富二代。

余鹤对女老板笑了笑。

女老板被余鹤明艳的笑脸晃得愣了神。

看到有人这样保护容金,余鹤心里总算松了口气。

在容金送余鹤出门时,女老板还不忘嘱咐一句:“快点回来,编钟还没擦完。”

结账后,余鹤背着琴箱慢慢走出长廊。

在容金替他推开门时,余鹤忍不住说:“小金,我在奉大读书,专业是针灸推拿学,能给我看看你的手吗?”

容金猛地缩回手,就像扶着的门框烫手一般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