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少爷摆烂后攻了残疾大佬第170节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这真是太无趣了。

即便周围是余鹤期待已久的热血场景,可余鹤却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致,他就像一个被迫参与其中的群众演员,只想快点结束,收工回家。

若不是亲身站在这里,余鹤满身热血也凉不下来。

扩音器中响起了缅语警告,阿坤家门前左右各蹲伏着一名黑衣武警。

余鹤没开翻译器,听不懂扩音器里在说什么,但根据余鹤丰富的观影经验,大概是‘里面的人出来,你已经被包围’了之类。

接下来的一切顺理成章,余鹤看到阿坤打开门,看到武警将阿坤扑倒在地,扬起了一片灰尘。

尘烟四起,余鹤听到阿坤在用缅语说着什么,警察也在呵斥,他们用膝盖顶在阿坤的后背上,好像阿坤真是什么危险的恐怖分子。

银色地手铐反扣在阿坤的手腕上,武警押着阿坤往车上走。

整个逮捕的过程不超过两分钟,之前数个小时的布置周密布置略显可笑。

在上车之前,阿坤回头朝家门望了一眼,继而被按着头推进了车里。

余鹤顺着阿坤的视线看过去,在门后的阴影中看到了一个藏着的小孩。

是阿坤的弟弟。

他像一只警惕的幼兽,只露出小半张脸,黑白分明的眼睛瞪得很大,里面充满着惊慌与害怕,亲眼看着自己的哥哥被警察带走了。

载着阿坤的警车驶离小巷,武警的防暴车紧随其后。

当现场军警撤离大半后,附近的居民才从各个角落里重新出现,指指点点地说些什么。

负责扫尾的警察走进阿坤家里搜查,藏在门后的小男孩就像遭到清扫的老鼠,暂时被赶出了家门,愣愣地站在阳光下。

那一刻,余鹤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
余鹤没有理会叫他离开的署长,他绕过挡在他身前的警察,朝那个小孩走过去。

眼前的男孩看起来只有八岁左右,很瘦,也很苍白,手中抱着一个破旧的木盒。

男孩黑黝黝的眸子落在余鹤身上。

和男孩对视的瞬间,余鹤心里很不好受,他摸了摸口袋,却没有什么可以给那个男孩。

他兜里连一块糖也没有,只能空着手蹲在男孩面前。

男孩没有动,看着余鹤说了句缅语。

余鹤没明白是什么意思,下意识打开耳朵上的同声翻译器。

不远处的警察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错乱酒吧情 凤逆天下:冥王毒宠邪魅妃 偷情:甜甜的胆怯 渣心(又名:校霸和他的白月光) 失身失心的高岭之花ALPHA 时听雨陆卫国 暗恋男神变成我爸后 为了活命不得不和女主谈恋爱 未知的伊甸园 只做炮友 从监狱出来的疯子 丑陋的嫉妒者 双胞胎男友们 训诫录(spank) 与裙下臣的十八种玩法 夜莺 欢前宴 女警的妖怪保镖 农门小妻有点田 中天揽月(高干NP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