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5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鱼郦看着她忙活,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窗外,那东华门的阙楼上,宫灯下空荡荡,仍旧没有系红缨穗,看来赵璟是不想理她了。

也好,她预备嫁给薛兆年,若还与赵璟勾勾搭搭,倒是麻烦。

赵璟那个人,瞧上去清冷端正,但其实骨子里疯得很,记仇得很,实在不宜继续与他拖泥带水。

想通这一点,连日来的焦灼瞬间烟消云散,鱼郦倒在床上睡了美美一觉。往后几日,一身轻松,好食好眠,将枯槁消瘦的身体好好滋养。

到了祖母寿辰那日,她翻出了最喜欢的银朱石榴罗裙,罗裙是很热烈灿烂的红,上面刺绣着大片繁茂绚丽的海棠花,层层迭迭的裙纱底部缀满珍珠,莲步轻迈,落在地上冰莹透净的光。

大清早,萧府的马车就候在宣德门外,并往宫里递了信,说要迎大姑娘回府。

鱼郦心里明白,这是乾佑帝发了话,萧家不敢不恭敬。

她跟在瑾穆身边五年,看多了这种御下之术,无外乎就是让你觉得,你的生死荣辱都握在对方的手里,唯有俯首效令这一条路可走。

乾佑帝虽然当皇帝不久,但是帝王心术已然娴熟。

鱼郦出宫只带了青栀在身边,宣德门外接她的却是祖母身边最得力的善玉姑姑。

善玉领着一众小厮向鱼郦行过礼,笑盈盈说:“太夫人思念姑娘,若不是要应付宾客,非要亲自来接姑娘不可。”

鱼郦在她的搀扶下上马车,微笑:“我也很想念祖母。”

马车顺着御街一路行驰,鱼郦偶尔掀开车幔向外探看,市井繁华依旧,仿佛并没有什么因为改朝换代而改变。

人命真微不足道,哪怕是帝王的命。

青栀默默看着鱼郦,蓦地道:“姑娘,你眼睛红了。”

鱼郦把车幔放下,仰起头,把泪憋回去,强自笑道:“我叫寒风吹得眼睛疼。”

青栀没再说话,只不时往她的手炉里换些新的银罗炭。

主仆一路缄然,很快便到了萧府。

宅邸门前车马如流水,门庭若市,宾客不绝,萧琅领着朱氏亲自站在府门前迎客,见到鱼郦的马车,两人一反常态地热情迎上来。

朱氏亲自为鱼郦挽车幔,笑说:“窈窈呀,我与你爹爹盼你多日了,家中厨子还是从前用的,他们做了几道你爱吃的小菜,几日宾客多,只怕要到午时才能排宴,你先垫垫,别饿着自己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