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7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而赵璟终于忍无可忍,开始反击。

他身体羸弱,但根骨灵秀,从幼年时开始习武,这里头的孩子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。

这才有了开始,校尉向萧太夫人告状。

鱼郦听完,气得抹眼泪:“太坏了,他们太坏了。”

赵璟本来觉得委屈,说完之后就没那么难受了,见鱼郦哭了,有些慌神,忙摸出一方帕子要给她擦眼泪,又觉得那帕子不干净,怕弄脏了他的妹妹,把手搁在衣袍狠蹭了蹭,才小心翼翼用手给鱼郦擦眼泪。

“其实啊,打我两下没什么,我打小就扛揍,我爹比他们揍得狠多了,可我就是受不了他们抢我东西,我的就是我的,谁也不准抢!”赵璟说得咬牙切齿。

鱼郦隔着泪花眨巴眼睛看他,像一朵清纯柔软的花。

她自小认识赵璟,知道他的性子,虽然后来长大了,更会隐忍,更善伪装,但本性终究没变,很有危机意识,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觊觎、被夺走。

人亦如此。

那日分别后,祖母时常会悄悄带鱼郦去看赵璟,打点过后他的日子好过许多,再没有见过赵璟狼狈的模样。

两人就这么长大,有时赵璟会来萧府看她——都亭驿并不限制质子的自由,只是有圣谕,不许他们出金陵。

赵璟来萧府,有时大大方方走正门,有时会爬鱼郦闺房外的院墙,先探出一只手,手上拎着些香喷喷的糕饼和奇巧玩具,然后才露出他那张冶艳俊美的脸,笑得像个傻狍子,“窈窈,我来了。”

鱼郦的少女时期是孤独的、落寞的,父亲冷遇,继母苛待,她又不敢让祖母担心,总是囫囵咽下,不善倾诉,唯有一点点光亮和期盼,都是赵璟给她的。

她及笈的那日,从早晨就开始盼着见赵璟,可他迟迟不来,一直到深夜,她卸下妆容穿着亵衣躺在榻上,恨恨地心想:我再也不理他了。

但窗外一传来石头落地的声响,她还是急急披衣奔了出去。

夜空无垠,月光如洗。

赵璟从院墙翻上来,神情颇为含蓄,甚至还带了一点点羞涩:“窈窈,他们都说女子及笈之后就可以嫁人了,你能嫁给我吗?”

黑色里,鱼郦的脸颊通红,小声嗔怪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赵璟急了,扒着墙往上扑棱身子,扫落一块瓦片,“你嫁给我吧,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,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。”

鱼郦只觉自己脸烫得快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