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38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赵璟也确实给了辰悟情面,只裁了相国寺部分修缮费用,没收了部分田产,未因云藻宫夜变而做其他的处置。

辰悟当主持的这半年里,深居简出,寺内一众庶务要一一禀报过师叔师伯们,经他们同意才做决断。平日里的施粥等善行,他亦如从前做小僧人时事必躬亲。

渐渐的,寺内对他的非议声小了。

晨起,他照常在外室诵经,合蕊去盛斋饭,寝阁内窗牖半开,有喜鹊在枝头嘤啾。

辰悟阖眸敲打木鱼,耳廓倏然颤了颤,他仿佛听见一些细小摩挲的声音,又不像竹叶。

他睁开眼,起身走到隔扇前,透过篾竹透缕的花纹,他看见鱼郦偏撑着身体坐在绣榻上,她的声音略微沙哑,含着久睡的慵懒:“小僧人,是你吗?我记起来了,上一回也是你把我叫醒的。”

鱼郦在睡梦中依稀听到诵经声,那经声平和沉厚,让人的心无比安静。她如被关在一间黑屋里,周围漆漆,什么都看不见。她挣扎了许久,终于,在温暖的阳光镀上面颊时,才幽幽醒来。

她想起了去年,城破宫倾时,她陷入梦魇无法醒转,赵璟曾令相国寺的僧人入宫做法事,那个时候,萦绕在耳边的好像也是这个声音。

真是奇怪,她怎么才认出来。

鱼郦揉了揉披散在身后蓬松的头发,向后仰了身子看向窗外,朝阳明灿,篁竹碎影,还有喜鹊绕于枝头不散,这尘间看上去真是美好。

辰悟在隔扇后微笑:“娘子的记性真差,现在才认出来。”

作者有话说:

周末快乐,大家留言,我给大家发红包_

第33章

“你帮我逃出去吧”

鱼郦打了个哈欠, 以手做梳,慢慢梳理秀发,抬起自己的右手看, 眼神有些迷离:“原来你早就知道了。我那时倒是醒了, 可到后来也没把日子过好,现在想想,真是对不起你念的经。”

辰悟道:“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娘子只要好好活着, 焉知等不到柳暗花明的一天。”

“真会安慰人。”

他们说着话,合蕊端着斋饭回来,见鱼郦醒了,险些将斋饭打翻,喜极而泣:“娘子,你终于醒了!若是官家知道, 他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鱼郦脸上或迷茫或惆怅的表情瞬时僵住, 她低下头沉默, 半晌才问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”还有,寻安呢?

合蕊将近来皇城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