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34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鱼郦借口腿酸,抱着手炉起身来看,那几位男子气度温儒,举止清雅,结伴自灵堂出来,皆面带悲戚。

跟在最末的那个,十分好奇地环顾,与鱼郦目光相撞,还微笑着敛袖朝她作揖。

鱼郦觉得胸口有些闷,喘息艰难。

嵇其羽出来送他们,一转身瞧见鱼郦,道:“天气寒冷,臣领娘子去后院歇息吧。”

鱼郦紧掐着那缠丝铜手炉,指甲扭曲而未察觉,她装出随意地问:“他们是谁呀?怎得未穿官袍。”

嵇其羽道:“他们都是宁相国的徒弟,相国生前曾向官家提及,要荐几个忠厚可靠的学生来朝辅佐官家。”

鱼郦默了片刻,颔首:“老相国真是为官家操碎了心。”

他们一直在宁府留到下午,宁棋酒亲自送他们出来,她粉黛未施,面容苍白寥落,连赵璟都忍不住驻足安慰她。

宁棋酒眼中含泪,姿态柔软:“翁翁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官家,官家若想翁翁安心,一定要多加保重。至于棋酒,我自幼失恃失怙,已习惯了自立,官家不必担心。”

她越是这样说,赵璟越觉她一个孤女可怜,再想起老师生前呕心沥血对他所做的安排,倍感愧疚。他道:“老师虽不在了,但还是有朕,还有谭裕,我们系出同门,自当互相照应,你若有什么要求,尽可向朕提出来。”

宁棋酒拂身:“谢谢官家。”

她抬眸看向鱼郦,面色温和,柔善可亲:“数日不见,萧娘子愈发羸弱,劳您走这一趟,棋酒代翁翁感恩戴德。”

鱼郦道:“宁姑娘不要客气。”

赵璟挽过鱼郦的手,也说:“都是一家人,何必这么生分。”

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鱼郦明显感觉到赵璟说完这句话,宁棋酒暗咬了咬牙,但随即那泪水便似断了线的珠子,泣涕零落:“棋酒如今最怕天黑,天黑了这宅邸里静悄悄的。”

嵇其羽抿唇看向赵璟,赵璟怔了一下,道:“你若是觉得寂寞,多进宫陪陪母后,朕记得在襄州时,她还是挺喜欢你的。”

谭裕像个愣头青,也冲宁棋酒道:“要不你晚上来我家吧,我让你嫂子多炒几个菜。”

宁棋酒望着赵璟,所有的柔弱、哀戚若流沙褪去,秀眸中藏着什么,柔婉可人:“不必了,我总要试着习惯夜晚。”

他们又寒暄了几句,赵璟起驾回宫,嵇其羽骑马跟这马车,冲车窗里的赵璟道:“官家,臣总觉得宁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