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50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可惜, 因她之故把赵璟拖在垣县, 没能见到父皇的最后一面。

可是话又说回来,刀剑相向的父子俩,临终见了要说什么呢。

鱼郦惊奇地发现赵璟的眼红了, 兴许是灯烛晃出的错觉, 竟有种泫然欲泣的感觉。

嵇其羽的嘴唇翕动, 轻道了声“官家节哀”,便默默退下。

他走后,这间屋就变得更安静了。

赵璟一袭黑衣坐在窗边,背后是阅台和漫天疏星,风吹动烛焰轻晃,落下一道颀长的孤影。

鱼郦突然有些羡慕他,铁石心肠如他,爹死了他竟然还会伤心。如果是鱼郦的爹死了,她才不会,因为她爹才不值得她半滴眼泪。

她大概是睡迷糊了,有些心软,温声提议:“要不你现在回京,明天我自己回去。”

赵璟猛地歪头看她,冷声道:“你现在躺下睡,一句话都别说。”

他冰凉的声音里有些鼻音,隐约藏着些哽咽的意味,好像在竭力遮掩,不想让鱼郦窥见他脆弱的一面。

鱼郦不想在这个时候招他,乖乖躺下,把自己卷进被衾里。

她有时候真的想不通,太上皇明明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还伙同朝臣给赵璟添什么乱,他自己便罢,累得那么多官员丧命,究竟在争什么。

权欲熏心,权力难道比人命还值钱吗?

有人最该活下去却活不了,为什么活着的人就这么不知道惜命。

想到这儿,鱼郦怔了怔,她想到自己曾经也寻过短见。

道理一大堆,可到自己身上全是虚妄。

鱼郦心想,这个时候她需要辰悟,需要他给自己念几段佛经,开导一二。

自打蒙晔他们离开邸舍,辰悟就搬进了这间酒肆里,那夜赵璟酗酒归来,辰悟是跟在他身边的。

她辗转反侧,始终难以入眠,头嗡嗡的响,实在耐不住坐了起来。

天边露出一线鱼白,赵璟背对着她站在阅台上,双手扶在雕栏上,轻轻仰头望着天在发呆。

看着他的背影,鱼郦生出些感慨。

少年时她从未觉得两人有多可怜,她有祖母,赵璟有老师,他们出身于官宦世家,自小锦衣玉食、仆婢成群,就算赵璟在都亭驿里受了些委屈,但很快有了祖母的打点,吃喝上是不曾被薄待的。

后来长大了她才发现,他们两人简直像是被诅咒了一样,少时没有父母缘,长大了寡绝夫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