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58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萧琅怒道:“某为中书令,大魏相国,有要事面呈官家,岂是你们这些小辈能阻拦的!”

禁卫横槊挡住,纹丝不动。

萧琅越发觉得蹊跷,卯足劲要硬闯,忽得顿住了脚步。

鱼郦站在横槊后,目光淡淡垂落:“爹爹,你这又是唱得哪一出?”

萧琅错愕:“你怎么……”他猛然想起,赵璟是把鱼郦安置在了自己的寝殿里,虽数月未召幸,但用度排场犹在。

他向来能屈能伸,哪怕面对最厌恶的女儿,还是软了声调:“窈窈,官家到底如何了?爹爹有要事,你可不能瞒我。”

鱼郦定定看着他,那目光直剌剌,像扎着尖刺,让萧琅很不舒服,他正欲避开,却见鱼郦温婉一笑:“官家任性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爹爹怎得还不了解他。不过是这些日子与我闹了些别扭,如今我们和好,正是花前月下的时候,免几日朝算什么?”

这话听着十分荒唐,万分不值得信,萧琅疑心他这女儿在与他瞎扯,但因实在荒唐,反倒不好笃定是不是瞎话。

他度量片刻,堆起一抹虚假的笑:“你让爹爹进去,我有事要与官家商量,一会儿就完事,绝不耽误你们,我又不是外人。”

他把街头泼皮那套耍得炉火纯青,不顾禁卫阻拦硬要往殿里挤,鱼郦握紧了藏在袖中的匕首,心道他要是敢闯进来就结果了他,过后把他的死推到父女间私人恩怨上,朝堂未必会乱。

谁知萧琅骤然停止了闯宫的动作,僵立在殿前。

有虚弱却又威严的声音自鱼郦的身后飘过:“舅舅这是做什么?”

第50章

“别怕,我已做腻了禽兽”

鱼郦回头, 见赵璟在亵衣外系了件玄色燮龙披风,恰把胸膛前的白绢遮住,脊背挺直, 神色冷峻, 若非早就知道他身受重伤,这么乍一看,倒真有几分唬人。

萧琅脸上漫过讶然,但很快敛去, 将手中奏疏奉上,诚恳道:“臣惶恐,臣也不想惊扰官家,只是国事要紧,一刻也耽误不得啊。”

赵璟伸出手,崔春良立即将奏疏搬过来, 一本一本递给赵璟看。

“兖州大旱, 灾民群情激愤, 攻击了官仓……”赵璟冷哼:“朕若是没记错,兖州的监当官是萧相国举荐的, 这等无能之辈,既有负于朝廷俸禄,又对不起相国重托, 该死。”

他将奏疏扔出去, 内侍立即传旨赐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