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62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靳言唯恐赵璟不信,道:“当年萧相国为了掩盖这件事,曾杀了些人灭口,官家细细追查下去,总有痕迹可循,臣万不敢拿此事欺君。”

赵璟覆在案上的手紧攥成全,过了许久,才吩咐禁卫:“把他单独关押,无朕手谕任何人不许靠近,更不许跟他说话。”

禁卫应喏,押着靳言退下。

杳杳深殿一片静谧,崔春良终于耐不住,凑到赵璟身前,轻声说:“这……江陵郡王……”

这才是最关键的,如果鱼郦是戎狄可汗的女儿,那么寻安的身上也流着戎狄的血,而他是皇长子,是未来的皇储,是要继承大魏帝祚的人。

所以靳言才说萧琅罪在“玷污官家血脉”。

赵璟从巨大的震惊中走出来,心中盈满对鱼郦的怜悯疼惜,他脸上杀意凛然,瞪向崔春良:“寻安怎么了?他是朕与心爱的女人生的儿子,朕要传位给他,谁敢说三道四!”

崔春良慌忙应喏,连道是这样。

赵璟深呼一口气,竭力平复心情,他道:“召仲密……不,召嵇其羽和谭裕来。”

两人来得很快,站在崇政殿的流觞曲水前,见赵璟脸色阴晦不定,好像随时会跳起来大开杀戒一般,相互交换神色,愈加忐忑。

许久,赵璟才道:“师兄,其羽,朕要你们去查一件事,务要守口如瓶,连父母妻儿都不能泄漏半个字。”

两人忙道:“官家请说。”

“文泰年间,那时戎狄可汗还未继汗位,曾以王子的身份来金陵议和,他在金陵期间接触过什么人,与萧琅关系如何,还有和谈中关于岁币的冲突是如何解决的。以及后来,萧琅是否曾戕害过朝廷命官,一一核实清楚,不许落纸,熟记于心后当面汇报给朕。”

两人一头雾水,但牵扯的皆是要紧人物,谭裕抻头想问,赵璟先一步道:“朕不会说,你们也不要问,此事烂在肚子里,永远不许见天日。”

谭裕只有缩回脑袋,和嵇其羽一起揖礼告退。

赵璟今夜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,到亥时才回寝殿。

寻安早就被乳母抱去睡觉了,鱼郦独自伏在案上,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。

赵璟蹑步走过去,从身后拥住她。

鱼郦醒了,迷濛地回头看他,呢喃:“怎么了?你有心事?”

赵璟摇头,将脸埋入她的颈间,“窈窈,我爱你,我对你的爱不会比任何人少,不管那个人是活人,还是死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