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93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鱼郦道:“一定会的。”

两人虽然彼此安慰,但心里都有数,赵璟御驾亲临,蜀郡就再也太平不了。

自大魏立国,便一直将前周遗臣视为大患,只不过先前碍于内乱和戎狄,无暇整饬罢了。

如今赵璟乾纲独断,戎狄归服,再无后顾之忧,便可以腾出手收拾蜀郡。

鱼郦很了解赵璟,他可以同她说疯话扯闲篇,一旦涉及江山社稷,他绝不会听她的,手起刀落半点不留情。

可能这辈子他做过的最大的让步,就是云藻宫那晚了吧。

鱼郦想,不能将希望寄托在赵璟会让步上,脚下的路还得自己走。

许是她最近操心太多又太累了,这一觉睡得很酣沉,醒来已是巳时。

鱼郦坐在榻上,被从窗耀进来的日光刺得眯了眼,揉着蓬乱的头发眯瞪了一会儿,突然想起她今日要和万俟灿一起去给蒙晔烧纸。

她趿上鞋跑出去,万俟灿已将元宝香烛都收整进竹篮里,她道:“厨房里有饭,你洗洗去吃,不用急,咱们能去给他烧已经算够义气了,他还有脸挑咱们的礼不成?”

药王的软弱只在深夜,天一旦亮起来她又无坚不摧了。

鱼郦笑着应下,手脚却麻利,不出两刻便将梳妆完毕,塞了几口朝食,催着万俟灿快些出门。

她今日留心,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,她拉着万俟灿转过几道弯路,将人逼进了穷巷。

那人亮出腰牌:“是主上吩咐的要保护娘子。”

鱼郦见那腰牌的敕字是顺王,想到是赵璟派出的人,便只好由他们去。

两人走在路上,万俟灿低声冲鱼郦问:“往后行事怕是没那么方便了,药庐那边咱们还去吗?”

鱼郦心道去不去的,一切计谋也都在赵璟眼皮底下,只是还未到他出手的时机罢了。

不过眼下该防备的恐怕还不只是赵璟。

鱼郦道:“这几日别去,我另有打算。”

崖底回风朔朔,带着些冷肃之意,两人生起火将金元宝烧给蒙晔。

这等荒凉之地人烟罕至,零星有人经过,也是行色匆匆。

烟熏得万俟灿眼睛酸涩,总觉得要说些什么才能缓和。

正要开口,一阵戏谑声传来:“呦,这里有两个小娘子在烧纸,是不是死了男人呐?”

万俟灿眼皮都没抬,“死了又如何?你们要去陪啊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