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恨他的白月光第24节 (第1/3页)

加入书签

她口中的萧二郎就是鱼郦的弟弟萧崇河,也是朱氏所出。

萧崇河比鱼郦小了三岁,萧琅当年带着全家回襄州,参与乾佑帝起兵伐周,萧崇河就离家求学去了。

说是去了隆德府一带,离得倒是不远,但就再没回过家。

后来赵氏主天下,萧琅曾想将儿子召回来,替他谋个官缺,谁知三封家信发出去,皆音沉大海,杳无回声。

再往后,遇上越王谋逆,宫闱动乱,萧家人心惶惶,更不敢贸然把萧崇河唤回来。

一直到尘埃落定,赵璟将要登基,萧琅才又去了一封家信,把家中境遇说与萧崇河听。

这下倒是把萧崇河叫了回来,但他一回来,没有遵从父母之命火急火燎去谋前程,而是四处奔波,找寻自己的祖母和姐姐。

鱼郦的记忆中,这个小弟弟是极古板的性子。

不像他生母朱氏爱算计,不像他妹妹萧婉婉骄纵自私,自小饱肚诗书,张嘴皆是礼仪仁德,像供奉在庙里的泥塑。

唯一让鱼郦有些印象的,是她十岁那年,不小心打翻了父亲最喜欢的鎏金鹦鹉提梁瓷罐,朱氏在一旁煽风点火,萧琅当即要拿了鱼郦杖责。

鱼郦左躲右躲,遇上萧崇河,萧崇河板着一张脸对她说:“阿姐,你去我屋里躲着,爹爹要打你。”

鱼郦去躲了半日,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。

也许是祖母出面维护,也许是萧琅冷静过后觉得因为一只瓷罐责打嫡女实在有失体统。

这是件小事,反倒成了鱼郦对弟弟唯一的印象。

她听完合蕊的叙说,淡淡一笑:“这个小古板,还真出去找人,大约爹爹没有跟他说吧。”

鱼郦接着想,也不一定,凭萧崇河那一根筋的性子,就算知道了原委,大有可能还是要找。

她不再想这事,把右手举起对着太阳,伤好得差不多了,只是掌心留下了一道蜿蜒丑陋的伤疤,倒真如御医所说,连筷箸都提不起来。

这两个多月,冷宫里来了许多天南地北的名医,看过她的手,开了许多药,最终还是乏有成效。

鱼郦将手翻转,手指张开,阳光顺着缝隙洒落在脸上,有些许温暖。

她想起第一回 提剑杀人,是陪瑾穆去视察江陵河道。那堤坝修筑上有许多猫腻,瑾穆严令彻查,触犯了当地勋贵的利益,在两人微服去吃当地有名的梅花汤饼时,遇上了刺客。

瑾穆让她坐着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捡到的虎鲸总想和我贴贴 反派游戏 桃源俏美妇 (玄亮)(刘亮密码)天下第一农 没有你的暮色 晴光正好 诡谲的声音来自地下 曾经在我眼前 水深尽之 夹在青梅竹马跟弟控姐姐中间我,开始享受灿烂的高中生活 再看你一眼 绯凰挽歌 电子小垃圾 那些读女校的日子 青春迷途 纯爱战神 青离白露 她是一名半妖半神 手札432号 弑神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