琅州途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谢虞晚的回答是冲他甩去一记白眼。

她又气愤又难过,气愤的是他那若无其事的语气,难过的是宋厌瑾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居然变成了这样的人。

她不是喜欢错了人,他从前不是这样的。

谢虞晚没有父亲,自小就有各种各样无意或是故意的声音往她身上扎,年幼的小姑娘懵懵懂懂,在听到恶意满满的“你是不是克死了你的父亲”时,忘了在第一时间骂回去,而是一个人偷偷哭了一晚上。

第二天宋厌瑾就把那个隐喻她晦气的人带到她面前,谢虞晚那时听着一声声她应该得到的道歉时,在想宋厌瑾真厉害,六七岁的小女孩觉得大人就是权威,他居然能让“权威”跟她道歉,他一定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青梅竹马。

谢虞晚忽然意识到,那个她曾满心满意喜欢的少年好像已经死掉了。

这天晚上,谢虞晚做了一个梦,梦里是十五六岁的宋厌瑾,少年站在国旗台上演讲,七点钟的熹微将他白色的衬衫照得清透,谢虞晚仰着脑袋望他浅色的瞳孔,心里在想自己跟他的距离真的好远好远。

白月光就该永远在记忆里遥不可及,他的校服纽扣永远扣到最后一颗,他永远清隽如月,站在太阳里又永远能被日光偏爱。

谢虞晚第二天下山时都是怏怏的,纪渝注意到她的低落,好心地询问她怎么回事,谢虞晚不愿开口,却也不想拂了他的好意,于是在字句斟酌过后,半真半假地说:“我遗失了一件身侧之物,有几分难以释怀罢了。”

纪渝挠挠脑袋,认真地给她建议:“听闻琅州兴神佛,师姐,你可以到佛祖面前拜一拜,它说不准就回来啦。”

他这一打岔,倒还真将谢虞晚的好心情挽回些,她笑着揶揄他:“你一个修道之人,怎的还信佛?”

纪渝神神秘秘地摇了摇手指,眯着眼作高深莫测状:“心诚则灵。”

宋厌瑾脚步稍顿,垂下眼皮散漫地睨着谢虞晚和纪渝的插科打诨,唇角微不可察地一掀,似是讽刺,又似掩藏着更深的情绪。

为了不引人注目,他们此行并不御剑,宋厌瑾一路上都在沉默,直到纪渝自告奋勇去前方找客栈,只剩谢虞晚和他独处时,他才微笑着缓缓开口:

“不愧是谢师妹,这迅速和人结交的本事真是让我羡慕不已呢。”

谢虞晚想不愧是宋厌瑾,一路上半个金字都不吐,对她的第一句话就是阴阳怪气。

她本觉着跟他独处有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落局(强取豪夺1V1) 穿书炮灰成了万人迷_三春调/西厘【完结+番外】 采菊东篱下(强攻强受/兽人/互攻) 魔法禁书 我和我哥 大宛后宫纪事 在暗恋的人面前直播掉马后 我那体弱多病的夫君呢 黄暴社黄上黄 爱挨打的人有福啦 承欢记_亦舒【完结】 恶有叛者(骨科/NPH) AV日常 人夫(背德出轨) 小方巾 烛芯 散场 刑警爆操娱乐圈顶流男神 十日清晨 游戏同人饭合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