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绫纸钱 (第1/1页)

加入书签

宋厌瑾的眼角复又抽了抽。

他张唇下意识想要出言讽刺,可那些冷嘲热讽的字句还没出口,谢虞晚已经蹙着眉踱开,像是完全不在意他的反应。

宋厌瑾又开始不高兴了。

他微恼地鼓鼓脸颊,就在宋厌瑾垂下睫的当头,谢虞晚忽然在不远处开口说话了,她的声音里有几分愕意:

“你们……快来看。”

谢虞晚前回踏入此房时,被盖头掩去所有视线,所以直到此时此刻,她才发现此处的可怖之景。

高堂之位,竟是灵台,而灵台之上,坐一尊漆色神像。

梁上缠着的也根本不是什么红绸,垂落满屋的分明是一尺尺的白绫!只是被葳蕤烛火染成喜红色罢了!

谢虞晚眼尖,注意到白绫上有字,遂将瑾晚剑掷出,割来一绺绫带,随即将其展开在叁人面前。

只见白绫上写着:我心寄此物,赠同赵识珩,望君岁岁平安,柳岑栖留。

纪渝骇声道:“竟又是这个名字!不过这定情信物竟然是白绫……好晦气啊。”

谢虞晚没有说话,她观这位柳姑娘写下的字句,并不觉得是相思语,埋于字里行间的更似是怨怼之意。

她琢磨着,目光不自觉地飘往灵台之上的神像,蓦地发觉这哪里是神像,用邪像来形容也许更为贴切。

这世上神佛像,本该倾目是慈悲与神圣,而谢虞晚抬眸仰视这神像时,只觉得这张脸雕得实在是过于?丽,其次的感受便是邪。

她瞧着那张祸水的面容,总觉得有些眼熟,却又想不明白是何处眼熟。

太诡异了,无论是吊下的白绫,还是灵台与邪像,都让谢虞晚的心头漫开一腔极为不详的预感。

她抿抿唇,觉得不行动只会将局面搞得更僵窒,于是踮起脚来就是一个飞身,竟大胆地跃上灵台,在纪渝的惊呼声里仔仔细细地检查邪像,并且很快就有个发现。

“这像底下有雕字,”谢虞晚轻飘飘落地,随即吐出的几个字让在场所有人皆是一骇,“夫挟赐予赵识珩。”

竟与夫挟有关!

宋厌瑾闻言凝重了神色,推测道:“夫挟赐予赵识珩……既用‘赐’字,想必是夫挟位高于这赵识珩,话说这赵识珩的名字出现这么多次,我怀疑这就是此间鬼新郎的本名,而夫挟,就是他口中的主上。”

谢虞晚却浑身一颤,被“赵识珩的名字出现这么多次”这句话提醒到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章
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: 我那个没长嘴的丈夫 绘春不知寒 诡案女仵作 耳朵 不负星光 真相重构 反派团宠是崽崽 柒柒赐食酒 万古最强神婿 回到七零养崽崽 攻主殿下(双性攻) 初为人夫 玻璃城_殊娓【完结】 正经咖啡店(1v1h) 妖女榨汁 兵王奶爸在都市 循规蹈矩(女出轨 1V2) 黑皮大奶将军征战四方 爬床 奴隶拍卖会